第十四章:扎西南嘉对“利美”传统的忠诚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寺院被损毁,上师们遭受迫害,很多人离开了家园。策旺帕久也辞去了钦哲拉章管家的职务。人们可能认为钦哲传承的鼎盛时代就此结束了。

  必须有一个人来接替他的职务。来自哲莫(“Drumo”)家族的扎西南嘉似乎是唯一合适的人选。哲莫家族是德格的一个贵族。扎西南嘉出生时,算命的说他活不长,于是他的家人决定把他供养给宗萨钦哲确吉罗卓做侍者。为了小孩自身的福祉而把小孩供养给上师曾是西藏的一个传统。

  扎西南嘉长大后,并没有以博学多才而著称。他唯一学会的事情就是吹藏式长号(gyalin)。他不仅吹得非常好,而且很享受吹号这件事,并细心地照管他的长号。他也是一个出色的长号老师,曾经教过的一些曲调直到现在还在流传。但他比任何人都更健忘,他会为买一些东西到市场去,却两手空空地回来。或者他会到处找他的僧袍,最后发现其实穿在身上。

  扎西南嘉做事拖沓,行动缓慢也是出了名的。我们坐着三等火车在印度旅行的时候,扎西南嘉会在沿路停站时下车买茶或热水,这时总会出现令人紧张的一刻。火车离站前会鸣笛三次,我记得有好多次在第三声汽笛响起时,还看见他端着热茶慢跑着追赶火车,在最后一刻跳上车厢。幸亏印度的火车跑得慢,而且我们坐的三等车厢也没有能阻挡他跳上车的门。

  因为出身贵族家庭,他有无数的表兄堂妹、侄子、侄女。他很爱他们,反之他们也很喜欢他。在孩子们眼中,他散发着“慈爱的叔叔”的气质。他喜欢在甘托克看当地的足球赛,总是风雨无阻地带着一块木板去赛场。因为比赛场地不是正规的球场,他需要一块木板当座垫。当然我是从来不会被允许走出家门的,更不用说跟他一起去看比赛了。

  回忆起我的童年,有很多事情值得我感恩。我真的很有福德,当然值遇佛陀的法道和令人赞叹的上师是福德,但现在我也意识到,策旺帕久辞去管家职务、扎西南嘉碰巧成了我的管家和照料我的人,也是我深厚的福德。

  当一位喇嘛的转世被认证之后,侍者们培养转世喇嘛的方式通常非常狭隘、短视。侍者和管家们常常会倾向于宗派主义,只会向转世喇嘛们引介单一的传承。但我的情况不同,只要一听说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第十六世噶玛巴或萨迦崔津举行灌顶或开示的消息,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扎西南嘉都会确保我可以去参加。这样做不仅不符合传统,对他来说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因为当时拉章的财政十分拮据。

  尽管对扎西南嘉的做法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很多人在背后指责他,但是扎西南嘉依然带我参加了许多教授和灌顶。宁玛巴抱怨他带我去接受萨迦巴和噶举巴的教授;萨迦巴批评他带我去接受噶举巴和宁玛巴的教授。他总是用微笑回应这些反对意见,而从不和与他人对峙。但扎西南嘉对于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有着坚定的态度。甚至当伟大的宁玛巴上师夏扎仁波切(Chatrul Rinpoche)主动提出监督我的学习时都被他拒绝了。扎西南嘉当然鼓励我从夏扎仁波切那里接受教授,但他不希望我完全局限于一个传统。

  扎西南嘉认为,我应该尽量地遵循非宗派主义,因为我是宗萨钦哲确吉罗卓的转世,而他致力于藏传佛教各个宗派的传承,并对此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也因此(以及其他诸多成就)而闻名。扎西南嘉为了延续这个传统,将所有伟大的上师们和他们的教授及加持引介给我。

  我在萨迦佛学院学习佛教哲学时,佛学院的课程有严格的考勤要求。但在学期的中间,扎西南嘉常常会把我带出学校去参加开示或灌顶。这样的做法令很多人讶异。在萨迦佛学院的最后一年,扎西南嘉坚持让我在学年即将结束的时候离开学校,这意味着我错过了期末考试而没能毕业。他的决定也令我困扰,因为这意味着我无法取得学位。扎西南嘉回应,没有任何学位比蒋扬钦哲这个身份更为珍贵。

  虽然在那时这样的回答令我不悦,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多年后,我没有完成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硕士学位,但我并不怎么在乎。这一定是扎西南嘉对我的影响。

  由于扎西南嘉对于“利美”传统的忠诚,尽管他不是一个出色的学者,他的作为却超越了那些狭隘且充满宗派主义的所谓的博学者们。有他指导我的培训,是我的福德。对他的仁慈,我无以报答。

  如果在这个背景下提到我的福德,我也必须提到我的家族。我的家族与宁玛巴有着深厚的渊源。我的祖父祜主敦珠仁波切和我的父亲懂瑟听列诺布仁波切都在宁玛巴传承内极具影响力。他们完全可以轻易地影响钦哲拉章,阻止我接受噶举巴和萨迦巴的教授,但我的家人却从未对此进行干涉。看看现今某些祖古的家庭和拉章如何控制他们的教育和成长,我现在明白,家人的大度和信任是我的福德。

  扎西南嘉作为康巴贵族,珍视家族的荣誉。你可以将此视为忠诚,也可以把它看作是裙带关系。他的姐姐是夏玛仁波切(Shamar Rinpoche)的母亲。多年后,夏玛仁波切被卷入了认证第十七世噶玛巴的争议之中。夏玛仁波切认证了一位噶玛巴,而大司徒仁波切认证了另一位。作为夏玛仁波切的叔叔,扎西南嘉坚定地支持夏玛仁波切的那一方。但值得赞扬的是,他从未尝试鼓动我站在他的阵营。相反地,他提醒我,宗萨寺在地理位置上离德格的八蚌寺很近,因此上一世的大司徒和钦哲也很亲近,而我应该记住这一点。

  如果说我对不同的传统 – 不仅仅是藏传佛教中的各个不同传统,也包括其他佛教传统,比如禅宗和上座部有些许的欣赏和尊敬的话,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扎西南嘉。扎西南嘉于2007年8月8日在比尔去世了。我会一直怀念他 ,这位我遇见过的最善良、柔和的人。

更新中...

木兰仁增 2021-09-01 14:18:26
希望快一点更新好期待啊
回复
罗绒丁真 2021-10-31 00:39:04
同感

罗绒丁真 2021-01-10 21:44:00
我想催更(最近学会的新词语)也是真实的想法
回复

释显泯 2019-12-11 17:26:57
仁波切: 谢谢您!我刚学佛的时候心量很广大,真的发愿为利益一切众生而修行,所以后来我出家了,可是当我真的成为僧人住进寺院,混乱的情况超出我的想象,我换了一个寺院,还是那样乱, 真修行的人几乎没有,能修小乘的就很难遇到,大乘修行者好象濒临灭绝, 我在寺院住了五年之后,有一天发现我发不出菩提心,我开始害怕,开始担心自己,我知道再不离开我就完了, 所以就离开了寺院,住到民居的一个小房子,我从网上读到您的文章,渐渐地,我又恢复了广大的愿力, 非常感恩您! 发愿生生世世在轮回里转世,只为利益他人,您这样的菩萨了不起! 没有空性智慧和大慈悲心,是做不到的。 再次感谢您!您是暗夜明灯,重新点燃了我的菩提心。
回复
杨波 2022-01-29 20:18:41
你说的这个现象释迦牟尼佛早就预见过,建议你看一看维摩诘居士的书,还有电影 觉醒:尤迦南达的一生。

悲玛 2019-11-26 07:20:16
没有任何学位会比蒋扬钦哲身份来得更为珍贵!多么震撼!
回复

谢梅xiemei 2019-11-11 13:41:28
让人敬重的扎西南嘉~读到这一章再度泪目,顶礼扎西南嘉与仁波切!!还好有您们一愿不分教派的利美运动继续愿此传承广弘…
回复

朱晗瑞 2019-11-09 17:53:35
原来有这么多的因缘成就了仁波切的博学和不分教派的利美运动。愿我能永远不离不弃的跟随仁波切的教法修习佛法。
回复

水清莹 2019-11-05 13:58:48
真好看,时不时看得哈哈大笑,喜欢这场天然孩儿般的童心述说,耐人咀嚼。敬重感恩您就此敢为先的过往敏感复杂的如实陈述,清新清晰,我们需要。就像独自起身前往印度时,只因寻求由观世音菩萨到噶玛巴关联的种种心中疑惑,其他一切全不了解,于己亦无关紧要,只有一条主线。不也同此珍贵福德吗,如轮回长空慧光闪现。生命致敬正因有你们的存在。
回复

豆豆 2019-11-02 11:59:12
扎西南嘉2008年8月8日在比尔去世了。我会一直怀念他,这位我遇见过的最善良、柔和的人。读到这句,泪眼模糊......
回复

胡萍 2019-11-01 23:04:46
難儘言
回复
2019-11-02 09:47:14
姐姐的儿子应该是外甥,那么扎西南嘉应该是夏玛仁波切的舅舅。仁波切的父亲名叫董瑟听列诺布

发表评论
以下带 * 为必填项,您的个人信息将不会被公开。
 * 姓名:
 * 邮箱:
 *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