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傻瓜Lepo

   不知来世我会被如何称呼。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投生在有姓名这回事的地方。甲壳虫是否有名字?或许我现在的名字——宗萨蒋扬钦哲将会被授予一个有雄心且有力量的人的小孩;也有可能被给予一个有控制欲的亲戚的小孩。而我将淹死在这个拥有宗萨蒋扬钦哲名字的小孩的茶里(译注:此处仁波切调侃,自己将会转生为一只飞虫,淹死在拥有宗萨蒋扬钦哲转世名号的小孩的茶里)。

  我小时候的绰号叫“Lepo”,也就是傻瓜的意思。在不丹,大部分人不会介意被称为傻瓜、胖子、饭团儿、还俗的和尚、或者煎锅之类的。事实上,当不丹也终于跟随世界潮流进行人口普查、签发身份证时,许多人都把他们的绰号作为护照上的名字。所以现在我的寺院里有一个堪布,他护照上的名字是“Yongba”,这个词也是傻瓜的意思。不丹和西藏人很少使用姓氏,更不用说娘家姓氏这回事了。

  在授戒或皈依仪式中,每一个僧人都会被赋予一个美好的法名,他们却很少使用。很多年前,在我尝试在比尔修建自己的佛学院时,有一些僧人在那里工作。每次我们用法名称呼他们,比如说“持灯者”、“胜幢”,没人会有反应。唯一能引起他们注意的方式是叫“直升机!”或者“盐袋儿!”,这样他们就会马上跑过来。

  此外,有时人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拥有某些名字。佛学院的僧人会偷偷在洛本(阿闍梨)或堪布们背后给他们起各种绰号。比如说,宗萨佛学院的住持贡噶旺秋(Kunga Wangchuk)堪布是一位伟大、安详的修行人,他全心奉献于佛法,但有些僧人背地里却叫他“流氓督察”,这是1970 年代的一部宝莱坞电影里的虐待狂;我猜,他们真的很怕他。

 

  我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有绰号。我的姐姐格桑曲丹(Kelsang Choden)叫“Lemmo”,意思是傻女孩,但这并不是一种羞辱,因为她从来都是非常聪明和优雅

  

的。她曾在孟加拉西部Karshiang的一所基督教会学校——圣海伦学校上学,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总是迫切地等待她放假回家,因为她会把一些短小的英文书里的故事读给我们听。《小红帽》的故事我就是从她那儿听来的。这些西方的故事和插画非常吸引人。我听了许多遍《小红帽》却永远都听不够,晚上还会因为害怕狼外婆而睡不着觉。

  我的妹妹益西佩宗(Yeshe Pelzom)叫“Baktangmo”,胖子的意思,因为她小时候有点胖;直到今天我还深深记得胖胖的、倔强的益西佩宗穿着深紫色藏袍的样子。在我和家人住在一起的那段短暂的时期,她是最小的孩子,我对她非常有保护欲。当然现在的她一点也不胖,但还是有一点倔强。倔强是听列诺布家孩子们的标志;听列诺布本人在同辈中以“固执的化身”著称。我的弟弟噶拉多杰(Garab Dorji)叫“Meme Garab”,意思是噶拉老头儿,我不太记得为什么这么叫他。我的另一个弟弟蒋帕多杰(Jampal Dorji)叫“Gangongla”,石头的意思。他小时候说话时流口水的样子(直到今天还会流口水)从未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最小的妹妹贝玛确吉(Pema Chökyi)叫“Niyamo”,意思是老鼠。还有我最小的弟弟乌金郎加(UgyenNamgay)叫“Taila”,豆子的意思。令人难过的是,对最小的弟弟和妹妹,我几乎没有记忆,因为在他们出生的时候我已离家很久了。

  我通常被称作宗萨蒋扬钦哲(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有时候这也是我的官方称谓;但这其实更像是一个头衔,对我来说并不是个人化的名字。宗萨(Dzongsar)是一个地方,就像纳什维尔(Nashville);蒋扬钦哲(Jamyang Khyentse)是蒋扬钦哲旺波本人的名字。他所有的转世都会继承这个名字;而我恰巧是转世之一,因此得到了这个名字 。

  我出生后不久,父母带我去见我的祖父敦珠仁波切,他给我起名为“钦哲诺布”(Khyentse Norbu)。父亲一直都只用这个名字称呼我。我想敦珠仁波切大概是想给所有的后代名字里都加上“诺布”:听列诺布(Thinley Norbu)、贤遍诺布(Shenphen Norbu)、彭得诺布(Pende Norbu),还有我。但当我在东不丹外祖父母家生活时,有些人叫我“Lama Daza”,意思是“小喇嘛”。另外一些人叫我“ 董瑟”(Dungse)仁波切,这是家族传承持有者的称谓,比如我父亲被称作董瑟听列诺布仁波切,也就是敦珠仁波切的儿子。之后在锡金我的升座典礼上,萨迦崔津送来一块红布,布上画着由两只狮子托着的莲花、日轮、月轮,之上写着我的名字“蒋扬土登确吉加措”。第十六世噶玛巴也赐给我“桑巴拉吉梅朵 ”(Tsangpa Lhayi Metok)的名字,意思是“天界的花朵”。 但大部分时候,我的亲教师和其他喇嘛们叫我扬希仁波切,也就是转世祖古的意思;一些年长的喇嘛们,比如乌金督甲(Orgyen Tobgyal)仁波切至今仍然这样称呼我。当我还是一个在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座下接受教法的小孩子时,我听说其他的年轻祖古有时叫我“Trimthar”,意思是“无法无天”,因为不管我闯了什么祸,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都从不责备我,哪怕是提高说话的声音;他从未对我说过重话,甚至从未表示过不满。我想有人认为,我做过的那些事,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过得了关。之后,在我与贝纳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的《小活佛》摄制组一起工作时,意大利的工作人员觉得我的名字很难发音,就决定叫我“Picolo Padre”,我记得是“小神父”的意思。另外,因为一些淘气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人,现在有些人在我背后叫我“老板”。

  你能想象我后来去申请一个叫做护照的东西的时候有多困难吗?


西日帕西 2018-06-19 16:23:36
2015年3月我随大恩上师根秋俄色仁波切参加五台山十万供灯法会前夕做梦:五方文殊招投标,居中央的文殊菩萨是蒋杨钦则仁波切,那时根本不熟悉您,但信心满满哦!
回复

索南旺姆 2017-12-13 19:32:31
顶礼仁波切,愿您身体健康 ,事业广大。
回复

白蓝 2017-11-28 13:09:10
顶礼最最尊贵的宗萨将杨钦哲仁波切!!!
回复

何涛 2017-06-19 15:44:35
今年去了不丹,当同行的管家告诉我:“车子右前门的院子,是宗萨仁波切小时候住过的家。”她知道我热忱地崇敬仁波切。我向着那个方向,双手合十,热泪盈眶。
回复

安措 2016-09-27 00:40:15
喇嘛钦!
回复

无名 2016-09-26 19:52:36
礼敬无上至尊文殊师利。
回复

沈菲 2016-08-31 11:31:31
Boss ❤️
回复

小富 2016-08-29 14:52:30
好希望更新能快一点……
回复

TIde 2016-08-18 15:47:43
即是说: 无论您是谁的转世或不是谁的转世,我们深深感戴有您这样的上师住世、热诚祈愿您一再地转世再来, ——令我们遇见您、听闻您、追随您,到永远。
回复

牛中山 2016-08-15 09:28:10
还没看过瘾呢就出现了“更新中”三个字,呜,呜......
回复

Apollo 2016-08-11 09:13:32
感谢翻译,感觉此次许多藏梵语名词翻译的很不错,不过有一处“桑巴拉吉梅朵 ”(Tsangpa Lhayi Metok) 是错误音译,其藏语发音实为“仓巴拉伊梅朵”,敬请纠正并请在未来翻译时就地名人名多与相关专业人士做确认审核为佳。
回复

Laxmi 2016-08-09 07:27:00
萨迦崔津仁波切的正式头衔是“萨迦法王”⋯不是只有“仁波切”而已
回复
Jenn 2016-08-10 22:22:42
谢谢您的留言。我们征求了项目组的意见,官方的决定是使用“萨迦崔津”而非“萨迦法王”。因为原文使用萨迦崔津,并且萨迦崔津在藏文中本来就是一个头衔,法座持有者的意思,没有必要再添加其他称谓。谢谢。

李斐 2016-08-09 00:37:26
哇!好酷!!!可以评论了 很爱看这些文字,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互相传阅、议论、期盼着!!! 我最近开始练习真意的泡茶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泡茶给师父们喝。 晚安 谢谢中文翻译!!!没有你们我们失去很多,谢谢!
回复

善月 2016-08-08 22:06:04
能够读到敬爱的上师写的文字,还是有关他个人成长中的生活和精力,虽然见不到上师,哪怕见到了也是远远看一眼。但这样读着文字的我感觉很幸福,连此刻的牙痛也仿佛好了很多。希望上师可以有机会回国,也祈愿我能比较近的靠近上师,聆听他的分享和教言! 祈愿上师长久驻世,祈愿上师在穷尽轮回前与我们同在!祈愿上师加持我成为具格的弟子,可以更多聆听上师的教授! 阿弥陀佛!
回复

发表评论
以下带 * 为必填项,您的个人信息将不会被公开。
 * 姓名:
 * 邮箱:
 * 地址: